寻常茶话

真好

美丽阅读:


文/汪曾祺

      袁鹰编《清风集》约稿。

      我对茶实在是个外行。茶是喝的,而且喝得很勤,一天换三次叶子。每天起来第一件事,便是坐水,沏茶。但是毫不讲究。对茶叶不挑剔。青茶、绿茶、花茶、红茶、沱茶、乌龙茶,但有便喝。茶叶多是别人送的,喝完了一筒,再开一筒,喝完了碧螺春,第二天就可以喝蟹爪水仙。但是不论什么茶,总得是好一点的。太次的茶叶,便只好留着煮茶叶蛋。《北京人》里的江泰认为喝茶只是“止渴生津利小便”,我以为还有一种功...

-

--

美丽阅读:

见与不见

文/扎西拉姆·多多


你见,或者不见我

我就在那里

不悲 不喜


你念,或者不念我

情就在那里

不来 不去


你爱,或者不爱我

爱就在那里

不增 不减


你跟,或者不跟我

我的手就在你手里

不舍 不弃


来我的怀里

或者

让我住进你的心里

默然 相爱

寂静 欢喜


差不多先生传

美丽阅读:


文/胡适

      你知道中国最有名的人是谁?

      提起此人,人人皆晓,处处闻名。他姓差,名不多,是各省各县各村人氏。你一定见过他,一定听过别人谈起他。差不多先生的名字天天挂在大家的口头,因为他是中国全国人的代表。

      差不多先生的相貌和你和我都差不多。他有一双眼睛,但看的不很清楚;有两只耳朵,但听的不很分明;有鼻子和嘴,但他对于气味和口味都不很讲究。他的脑子也...

-

美丽阅读:

湖畔夜饮

文/丰子恺

      前天晚上,四位来西湖游春的朋友,在我的湖畔小屋里饮酒。酒阑人散,皓月当空,湖水如镜,花影满堤。我送客出门,舍不得这湖上的春月,也向湖畔散步去了。柳荫下一条石凳,空着等我去坐。我就坐了,想起小时在学校里唱的春月歌:“春夜有明月,都作欢喜相。每当灯火中,团团青辉上。人月交相庆,花月并生光。有酒不得饮,举杯献高堂。”
      觉得这歌词,温柔敦厚,可爱得很!又念现在的小学生,唱的歌粗浅俚鄙,没有福份唱这样的好歌,可惜得...

© 硕鼠 | Powered by LOFTER